您的位置 首页 宅影视

《偶然与想像》免费下载链接:命运之轮、审判与时间的魔法

关于《偶然与想像》( Wheel of Fortune and Fantasy,  2021) 的讨论众多,涉及面向从对照侯麦、洪常秀等导演作品到强调叙事中的「偶然」特质⋯⋯等皆有影评书写。上述文章已完整处理众多面向的讨论,在此便不展开。相对,本文聚焦本作英文片名中,不以直译,而是使用塔罗牌第十号牌命运之轮( The Wheel of Fortune) 翻译「偶然」一词。这样的选择十分殊异,在原文片名「偶然と想像」中,滨口竜介直接选用与中文语境相似之「偶然」一词,唯独在英文片名加入了殊异的翻译。究竟这样的转译有什么样的用意?又,塔罗牌命运之轮能与电影本身产生什么样的互文?本文试图以塔罗取径探问上述问题,从单张牌义出发,并将其至于整个大牌( Major Arcana) 的脉络中,考虑塔罗文本所能提供电影的诠释可能。

偶然、想像与命运之轮

目前关于塔罗牌命运之轮与《偶然与想像》间的关系,已有艺评人许楚君以牌面中哈托尔女神的律法( ROTA ORAT TORA ATOR) 为起点,扼要提及第二段故事〈敞开的大门〉的人物象征与三段故事的偶然特质¹ 。塔罗牌单张牌义的诠释路径众多,尤以命运之轮更是在图像元素上特别殊异的一张牌² 。除了哈托尔女神,微观牌面元素,整张牌以画面中央的圆盘及其中心轮子向外开展,轮盘右下方为埃及神话中的阿努比斯神( Anubis) ;轮盘左下的蛇为邪神堤丰( Typhon) ;轮盘上方则是象征智慧的人面狮身像。这三个具有神话典故及历史脉络的人物拉出了张力,三者间互相抗衡,堤丰朝下,意欲将轮盘带往地狱;同时,阿努比斯驮负轮盘,力求「上升」。坐在上方的人面狮身以其智慧象征,暗示在充满角力与动荡的状态中唯有智性能使人安身立命。巨观来说,则可以发现上述角色与分散于四个角落的老鹰、狮子、神牛、天使³皆处在无法确认为何处,飘渺开阔的云雾中。

命运之轮中的角色角力与《偶然与想像》三段叙事中的情动因素有关,且皆以一种「缓慢」开展。虽然三段叙事手法看似与缓慢无关,但检视其叙事进行,主要牵动情感转折与爆点的因素皆由相对缓慢的叙事策略——对抗的形式( a form of resistance)⁴  ——开展。不论是〈魔法〉(也比不上的虚幻)( Magic ”or something less assuring”) 开场于计程车内的对话、〈敞开的大门〉( Door Wide Open) 教授与女大生斡旋于小说内容的攻防,或〈再一次〉( Once Again) 于河井青叶家中充满遐想与想像的过往自白,三者共享的关键元素为「空间的锚定」。撇除〈敞开的大门〉从标题上便明显将故事锚定于房间中(即使这依然能够纳入讨论),计程车与房屋皆为室内空间。这种相对封闭的场所,以空间的固态特质弥补了不使用固定机位、长镜头或低限美学所能明确表现的缓慢。滨口进一步从这样的固态中衍生出叙事面上高度开放的可能性,即每段故事后续的推进与发展。而从封闭到开放的特质似乎能与命运之轮对照,前述牌面角色与画面元素的空间座标关系与《偶然与想像》十分相似,它们皆以「固定」(室内空间/轮盘)出发,朝向近乎无限的可能(故事情节/牌面四周无法看清边界的云雾中)。

当《偶然与想像》中的角色关系逐渐崩解,人物与叙事开始向外奔走时——举例来说,〈魔法〉(也比不上的虚幻)中古川琴音与中岛步于深夜办公室对话的最后,古川因看见女同事而从办公室「逃出」——这个「逃出」除了在叙事层面上代表对话破局与前述之奔走,更打破了原先固化的空间-人物-叙事状态。同时,也对话了后续主角群于咖啡厅发生的事件以及古川的「再逃出」⁵ 。当奔走出现、叙事松动,正是偶然与想像介入之时,如同命运之轮里阿努比斯、堤丰与人面狮身像的角力,以及牌义本身内含变动、流转及推进之义,滨口在三段故事分别提供的是截然不同的诠释可能:〈魔法〉(也比不上的虚幻)的「重演」、〈敞开的大门〉在寄错邮件后剧情急转直下导致原先叙事续行的悬缺、〈再一次〉最后刻意安排的再次相逢。三者与命运之轮的轮转——不论是正位的鸿运当头或逆位的低潮期——相似,都强调某种稳固的不可能性,以及其背后也许真正操控一切的或然率或被观众视之为偶然与想像的「命运」。

审判(Judgement) 与命运之轮

若是以更宏观的角度讨论塔罗牌与《偶然与想像》的关系,也许可以从大牌的构成著手。众所皆知,塔罗大牌系统 22 张牌除了有各自的释义外,加总后更组成了由故事主人翁——同时是塔罗第 0 号牌——愚者( The Fool) 开启的一段成长与冒险之旅。从魔术师( The Magician) 到审判( Judgement) ,象征着愚者一路上遇到的人事物,而最终他抵达世界( The World) ,是为旅程的终点。这段愚者之旅在塔罗解读上亦能拆解成数种结构,在此以「二阶愚者之旅」为主要讨论类型:除了首尾(愚者与世界),剩余的 20 张牌以 10 张为一横排组成两排后改以直列划分,共能区分出 10 列⁶ 。而命运之轮出现在第十列,与审判对应,象征着人类与宿命的关联。在抵达二阶愚者之旅前,也许可以检视这两张牌在整个大牌的故事中处于什么位置:命运之轮作为第十张牌,于整个旅程的正中间,这时愚者经历了女祭司( The High Priestess) 的灵性探索与隐者( The Hermit) 的深刻修行后⁷,开始理解万物关联的法则,并且,与命运之轮相会后他逐渐明白了因果轮回之道,窥见世界的部分真理。审判则是第二十张牌,在此愚者几乎完成了所有的试炼并成长,然而,审判的任务便是重新检视愚者过往的成长与训练是否真正铭刻于心,同时透过这样的「确认」使愚者更可能接近澄澈、理想的世界。

也就是说,审判具有回首(或者说复活)过去之义,且其与命运有极大的关联。命运之轮和审判的加总,自然是关于宿命的探求。其中,复活过去似乎指涉〈魔法〉(也比不上的虚幻)与〈再一次〉中的往事重提;而更广大的「宿命」命题则贯穿整个《偶然与想像》,其中的因缘际会、巧合、失误或种种因人物的一念之间所导致的结果,其实都可能被收编为「宿命」一词。但这并非消极地指认某种命定论,而是更接近非决定论-宿命也许存在且可辨识,但抵达那个被称作是「宿命」的终点前,正是每一个富含自由意志的抉择,构筑了每个人的生命历程。而这也许是《偶然与想像》的潜在命题:滨口透过大量「日常」的桥段与叙事上的各种可能,制造出许多妙不可言的偶然与想像。但这些偶然与想像,恰恰是以一种极其稀松平常的口吻,向观众展示愚者之旅里的境遇。而,这也是人生的某种象征:塔罗创造了愚者,事实上是个体的投射;愚者之旅便是人生,是现实世界的缩影,将人生的时间维度浓缩成 22 张牌,经历降生、成长、修行、失败及终结,在每一次占卜的过程中,抽取人生的片段,与现实互文、产生意义,最后以一种隐喻,向问者低语某种启示。

抽牌占卜的动机也许是试图窥探人生的奥秘(即不可见的宿命),而观看《偶然与想像》也是。滨口只是框取被我们视之为无意识或易忽略的日常,但就是因为这样的框取,使我们重新认知到命运潜藏在日常中的种种。他是提醒,亦是施法,是以如常的口吻,道出人生的奥义。而这也是滨口继《欢乐时光》( Happy Hour,  2015) 以实时( real time) 的缓慢美学,邀请观众一同体验电影-时间的特殊关系;或《睡着也好醒来也罢》( Asako I & II,  2018) 不断提醒电影的场外( étoffé) 以探问媒介与现实的关系后,「再一次」,或者说,重新以截然不同的姿态,向观众展示关于日常、时间与电影互相交织而成的魔法。

关注公众号【梵高看电影】,后台回复“偶然与想像”,有汁源!!

关于作者: 社长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