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影视

《致命感应》免费下载链接:温子仁的邪恶英雄起源故事

如果有看过《诡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 的人,应该很难忘记这部看似砍杀电影的奇特作品,开场却冒出一群百无聊赖的上班族,以及鲜红色粗体字片名的突兀画面。这种不协调感也出现在温子仁执导的恐怖新作《致命感应》(Malignant)。他并不打算颠覆特定类型的恐怖片,而是让观众从一开始就摸不清本片的类型。

在片头的一连串血腥及混乱中,《致命感应》既像怪物灾难片,又像肉体变异作品,或描述超能力者失控的科幻惊悚片。我们唯一确定的是,被人们称做「盖博瑞」的生物,在不被祝福的情况下诞生,众人也急于将它除之而后快,于是它对所有主事者展开复仇,并消灭阻碍它的任何人事物。

事实上,《致命感应》的主角是与盖博瑞有不解之缘的失忆女子麦迪森,但由于开场成功带出盖博瑞的邪恶魅力与戏剧张力,这位神秘杀手的真面目,反而比麦迪森不为人知的过去更启人疑窦。虽然温子仁否定了本片与图像小说《恶疾人》(Malignant Man) 的关联性,盖博瑞令人无法忽视的锋芒,仍让《致命感应》像是超级恶棍的诞生序曲。

超级英雄电影一直以来都在尝试探索恐怖领域的边疆,例如走火入魔的正义使者,或陷入骇人危机的英雄。恐怖片其实也带有浓厚的超级英雄作品元素,不过不同的是,它们比较像凡人对抗超级恶棍的故事,而且英雄始终在故事缺席。如杰森或佛莱迪这些经典角色,未尝不是超能反派与不死打手的另类化身,甚至可看作超级英雄的黑暗双胞胎。

即使如此,观众鲜少将恐怖片的反派当成超级恶棍看待(于仁泰的恐怖电影可能算是特例)。其中一个理由是恐怖片很少给反派发声的空间,它们都是被动出现在主角面前,我们也很难窥探它们的动机、想法、情绪或策略。再者,它们表现的像是没有个性的杀人机器,也缺乏长远的规划及目标。恐怖片出身的詹姆斯冈恩在新作《自杀突击队:集结》就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对比:鲨鱼王与黄鼠狼。同样是忠于猎食本能而杀人的超级恶棍,无法使用语言且难以心灵相通的黄鼠狼,似乎比前者更像恐怖电影的常见反派。

这也正是《致命感应》与其他恐怖片相比的特殊之处。盖博瑞最初的形象像是常见的恐怖片怪物,却有鲜明的个性、缜密的思考及合理的行事动机。电影一方面描述麦迪森的解谜过程,一方面则从盖博瑞的视角出发,呈现它制作凶器、筹备复仇计画,与像《魔侠震天雷》(Darkman) 或《龙族战神》般穿梭在黑街陋巷,矫健地躲避警方追捕的模样。《致命感应》有许多义大利铅黄电影(Giallo Film) 的影子,但盖博瑞并非只是躲在暗处窥视的铅黄电影杀人魔。在电影揭露它与麦迪森的共生羁绊后,即使我们对它的恶意了然于心,仍会对它有种无所适从的认同感。

这种认同感更是一点一滴地拉近观众与盖博瑞的情感距离。将它的形象推至黑暗反英雄的层次。它可说是麦迪森的玩伴兼守护者,却有着恐怖的占有欲及执着,处心积虑地孤立她的生活与人际关系。另一方面,我们不安地察觉到麦迪森似乎也透过盖博瑞的暴行,释放自己压抑的恨意及报复欲望。

除了杀害家暴的丈夫,与惊心动魄的逃狱大屠杀外,盖博瑞试图谋害麦迪森妹妹的往事,或许可以解读为她害怕失去关爱的焦虑,与盖博瑞感到不被需要的愤怒,两者产生共鸣的结果。麦迪森将盖博瑞的现身称为「苏醒」,但它其实从未离开过她的身边。而一开始称它为怪物或恶魔的麦迪森,最后唯有认清盖博瑞与自己的一体两面,才能勇敢果决地关上向它求助的大门。

《致命感应》的色调、场景、音乐甚至是特效都有一种八零年代的怀旧感,与其说它以特定元素勾起过去的观影记忆,不如说它本身就像一部高画质修复版的老电影。不过它在力求复古的同时,还是保留许多给老恐怖迷的新惊喜。盖博瑞与过往的电影杀人魔截然不同,它并不算是真正的人类,却以复杂的人性,及狂暴不羁的反抗姿态赢得我们的同情或掌声。像这样以一部原创恐怖电影,就能让反派角色喧宾夺主的例子,在砍杀电影极为稀有,而我们也期待回到黑暗深渊的盖博瑞,能有东山再起的一日。

* 盖伯瑞也可翻成有宗教含意的加百列,或许这样电影会有不同的解读方式。

关注公众号【梵高看电影】,后台回复“致命感应”,有汁源!!更有百万大片更新中….

关于作者: 社长

热门文章